林中與觀點面對面:越過山丘

觀點地產網 ?

2019-07-28 23:03

  • 林中帶領旭輝翻過一個又一個規模的山丘后,或許早已發現背后并非無人等候,而是更優秀的同行、未知的形勢和激烈的競爭。

    編者按:8月6-9日,2019博鰲房地產論壇將在海南繼續舉辦。連續十九年的持之以恒,造就了一個屬于房地產全行業的年度盛會,此間傳奇還在繼續。

    每一年博鰲房地產論壇,我們都在尋找中國地產商業領袖們的獨特故事與視野,尋找引領中國地產創新與發展的力量。

    當他們的故事放置于中國房地產宏大背景時,我們將擁有全新路徑與模式,可以觀察、記錄和解讀中國的房地產行業。

    觀點地產網 林中看上去心情不錯,親和、善言是大多數場合中這位房企掌舵人給外界的感覺,正如旭輝一樣始終四平八穩。

    鎂光燈下的林中,語速平緩,音調不高,但邏輯清晰,仿佛整個公司的脈絡都在腦海中。

    他是個典型的房地產戰略家,演講向來干貨滿滿,不乏金句,被業內稱作"林語堂",并擁有一批忠實擁躉。

    對于行業,林中曾判斷“未來3年,中國樓市走向將會是三個字:2019年一個穩字;2020年一個轉字;2021年一個啟字。”

    不過,無論處于哪個周期,他都是堅定的地產看多派,反而當大環境不好時,往往蘊含更多機遇。因為,信心對企業家很重要。

    比如2014年密集的樓市調控下,旭輝銷售首次突破200億元,而后更逐年加速,從百億到千億只用了短短五年時間。

    2017年,林中率領旭輝正式邁入千億陣營,并提出面向2021年的“二五戰略”,這是旭輝上市后的第二個五年,3000億和行業前八是這五年的關鍵詞。

    與林中的對話安排在位于上海虹橋商務區的旭輝總部,采訪前的閑暇,我們參觀了位于一樓的旭輝品牌館,仿佛一個時間博物館,記錄了旭輝從成立至今所有重要的片段。

    過去的2018年,旭輝完成銷售1520億元,同比增長46%,同時新增93個項目,并在全國70個城市擁有共計8000億貨值。

    地產之外,2018年末,永升生活服務成功登陸港交所,成為旭輝旗下第二個上市平臺。

    “永升”是林中最初創業時期的平臺名稱,他是92派企業家的代表,見證中國房地產最好時代的到來。

    1992年,24歲的林中在廈門創辦了“永升物業服務公司”,最初幫開發商做銷售代理,一年之后便進入開發領域,投身時代洪流。

    大多數時候,民營企業的成敗很大程度上取決于企業家的奮斗和眼光。從人生第二個本命年創業,到知天命之年,林中的人生軌跡與旭輝的發展始終交織。

    當我們試圖剖析旭輝的過去、現在與未來時,我們期待林中是那位提供答案的人。

    越過山丘

    有人說,行走在沙漠是一件很無味的事,沙丘的對面還是沙丘,遠方的遠方仍是遠方,越過山丘,無人等候。

    地產圈里,旭輝是最早開始徒步的房企,2014年到2018年,這個團隊已經連續在戈壁行走5年,而且每年徒步總里程都在不斷增加,從2014年的58公里到2018年的133公里,“折騰”著自己的靈魂和肉體。

    林中告訴我們,這是他在眾多運動形式中挑選出來的。在他看來,在茫茫沙漠中越過一個又一個沙丘,是一件使走路都能升華出儀式感的事。

    當3000億和TOP8目標驚動行業時,他需要這種神圣的儀式感來給予自己和團隊強烈的自我暗示,消滅合理,挑戰極限。

    據說,每次戈壁徒步,林中都會親自落場參加,穿著編號0001的裝備,堅持走完全程。他信奉“堅持”,并且十分自律,每天睡眠5-6個小時是生活的常態,“要把企業做好很不容易,你一定要持續的去努力,像玩一樣把企業做好,我真的沒看到這樣的人”。

    或許在大多數人眼中,近幾年規模翻番的旭輝是典型的“黑馬”,但若仔細回顧林中和旭輝的道路,會發現更像是一匹默默耕耘、厚積薄發的老黃牛。

    盡管早在1992年永升物業就已經誕生于廈門,但旭輝的公開資料中,2000年才是更為官方的成立時間。因為這一年,林中從廈門來到上海,并成立上海永升置業有限公司,2004年,永升置業更名為旭輝集團。

    早早來到上海,林中的解釋是“水深才能養大魚,花盆難栽萬年松”。

    事實上,站在市場制高點,旭輝擁有了更寬的視野、優秀的職業經理人,但同時也要直面更激烈的競爭,對企業而言,這是一場冒險。

    后來,林中還曾開玩笑道:“2000年我來上海的時候,外環線沒修通,中環線沒修通,只有延安高架和內環。”

    顯然林中從來都不是冒險家,他的選擇來自對中國房地產市場堅定的看好。

    他將中國房地產的周期分為3個20年,1978年到1998年是萌芽啟動期,1998年-2018年則是發展最快的20年。

    在這黃金的20年中,旭輝經歷從誕生到2007年開始全國化布局,2012年登陸資本市場,2013年突破百億,2017年跨越千億的五個重要階段,這也是大多成熟房企的必經之路。

    “中國開發商的歷史使命就是在高速增長期內完成積累,應對行業未來的轉型和變化,這樣才有可能和原來已經很大的企業競爭,不然你永遠競爭不過他們。”林中向我們闡述他的心路歷程,對話時,他會一直注視對方。就像一個被規劃好的人生路線圖,無論是行業還是旭輝本身,林中對即將要走的每一步都十分清晰。

    而當他帶領旭輝翻過一個又一個規模的山丘后,或許早已發現背后并非無人等候,而是更優秀的同行、未知的形勢和激烈的競爭。越過山丘,依舊人聲鼎沸。

    均衡之道

    于是當我們希望林中用幾個關鍵詞形容旭輝時,他的回答是“旭輝和我個人一樣,比較中庸、穩健,想當個三好生,所以沒有很強烈的個性。”聽起來有點無趣,但卻十分實在。

    轉化成具體數據,維持40%到50%的復合增長,70%的凈負債率,保持毛利率25%以上,凈利率12%以上,是旭輝從2012年上市以來一直維持的模型。

    從初入上海到進入房地產15強,站在越高的位置,林中越懂得要學會彎腰,藏鋒守拙。他不希望旭輝有太多的棱角,因為平衡才能活得長久,盡管這樣意味著別人需要用更長的時間認識你。

    正因為此,善于合作成為旭輝的標簽,也是戰略之一。“如果讓別人選合作伙伴,旭輝肯定會排在前一兩位。”林中對此頗有自信。

    據其介紹,旭輝的合作不局限在開發、拿地、資本等戰術層面,還有戰略層面的合作,比如平安、恒基等戰略合作伙伴。但他同時強調,未來會逐漸提高旭輝自己的權益占比。

    據觀點地產新媒體了解,平安自2017年戰略配售成為旭輝第二大股東以來,雙方在住宅開發、長租公寓等領域開展合作。今年4月,旭輝領寓與平安不動產成立資產投資與管理平臺,宣布未來3年內投入100億用于住房租賃項目的投資、開發及運營。

    商業方面,旭輝則聯手老牌港資企業恒基、置地,先后開發旭輝恒基中心、LCM置匯旭輝廣場等商業體。在內地房地產市場,旭輝無疑是恒基最為忠實的老伙計。

    對于合作,林中的態度包容而通透。在趨利避害的商業世界里,只有真正想明白的人才能獲得雙贏。

    強調利他、換位思考是旭輝作為合作伙伴的法則:“為什么旭輝會成為很多人合作的首選,就是因為我們不計較,不是老算自己的賬。”

    盡管強調均衡、順勢而為,但在拿地上,旭輝采取逆向拿地。即市場便宜的時候多拿一些,市場氣溫上來了就相應減少,對于不拿地王,林中始終引以為傲。“我們內部對市場有很強的監控和研究。”

    因此,從去年四季度到今年一季度,旭輝接連在太原、成都、武漢、蘇州、長沙、天津、合肥等二線及強三線城市以相對低價的成本獲取土地。

    “4-5月份為什么看起來我們拿地很多?是因為我們以前拿了舊城改造的土地,現在要掛牌了。”林中補充到。

    截至2018年底,旭輝擁有總貨值超過8000億,并逐漸建立起維持3-4年開發的土地儲備。

    另據數據顯示,截至今年上半年,旭輝完成銷售884.4億元,其中6月單月銷售223.4億元,同比增加約47%。

    值得一提的是,為實現3000億的目標,旭輝正在調整內部組織架構,包括整合原來規模相對較小的區域公司,打造十幾個小區域集團,每個小集團平均規模在300-400億元。

    像一個測算師,無論行業處在哪一個周期,林中都將旭輝精準地控制在已經設定好的模型和道路上,唯一的不確定來自市場或同行的突然冒起。

    下個路口

    對于未來20年,林中判斷市場將會是一個漫長的牛市,每年5%到8%的平穩增長,盡管增長不多,但長期趨勢肯定是往上走的。

    因此,跨過千億后的旭輝稍稍放慢了腳步,而在新一個周期來臨前,旭輝需要做更重要的準備。

    在這一時期,隨著客戶對品質要求提升,房地產行業開始進入品牌時代,產品和服務是旭輝更為關注和強化的部分,每年更新一次的CIFI產品系列和高端產品線“鉑悅系”逐漸成為旭輝對外的一張名片。

    此外,“二五戰略”中,林中把旭輝未來可能的新盈利增長點放進了房地產+的版圖,里面包括商業管理、物業服務、教育、長租公寓和養老。看起來,這是房企們多元化發展的典型樣本,萬科如此、龍湖如此,那些處于不同規模的房企也大都這樣設計。

    不過,雖然物業公司永升生活成功上市,處于風口的長租業務領寓也提出了IPO的目標,但對旭輝而言,轉型還遠遠談不上,整個地產行業亦然。即便是萬科,當2018年調控突然閃了個腰后,也不得不立刻強調“收斂聚焦”。

    從數據來看,在旭輝2018年的營收中,物業銷售占比超過90%,剩余不到10%來自租金收入、項目管理及物業相關服務。

    林中認為,一家真正成熟期的房企,租金收入要達到30%以上,開發占50%、60%,還有20%是其它業務,才是理想的狀態。

    但他并不過分著急,因為房地產的增量市場還大有可為,旭輝仍在規模的爬坡階段,轉型期還得再過幾年。與此同時,太多同行的前車之鑒證明,過于果斷的轉型最終可能走向深淵。

    林中預計:“這個轉型大概會花十多年的時間,我研究過一些企業的轉型,最怕一些公司今年轉型,明年就不賣了,現金流突然就斷了。”

    為此,他更測算過,只有當租金收入達到150億時,企業才能單單依靠租金去維持滾動發展的需求。

    顯然,這條路還很漫長。2018年,旭輝的租金收入僅有2.4億元,但同比增長超過100%。林中稱,未來三年,旭輝每年的租金收入都會成倍增長,但不會考慮將商業分拆上市。

    另外,林中介紹,隨著消費升級和老齡化社會到來,旭輝亦開始布局養老業務。

    在他看來,盡管目前國內養老業務尚未形成市場和盈利模式,但仍是一個可能在未來真正賺到錢的業務。雖然這頗具難度,但也正因為此,旭輝才有進入的機會。

    與林中的對話持續了將近3個小時,在一個個散落各處的故事與片段中,我們開始找到旭輝的答案。

    然而商業世界沒有劇透,在充滿不確定性的市場,林中和旭輝仍在積累足夠的籌碼,靜待下個路口。

    以下為觀點地產新媒體對旭輝控股集團創辦人、執行董事兼主席林中先生的采訪實錄:

    觀點地產新媒體:旭輝最近幾年產品方面一直在強化。

    林中:對,我們這幾年非常關注產品。每年都會請一個大師來幫我們做一個作品,我們叫大師作品,新天地、北京的項目都是。

    我上次去日本說你們現在產品做得很好,他說早幾十年我們跟中國一樣,每一個國家都在走那條路,很容易做生意的時候大家都不會把產品做得很好,產品做得好的都是被市場逼的,被競爭逼出來的。

    未來中國房地產市場競爭也是一樣,一定會逼著你去把產品做好,因為你要滿足客戶品質需求的提升。

    第二個是行業競爭的提升,以前不用把產品做好,把地買好就可以了,現在光把地買好還不行,還要把產品做好,兩個都要好才可以。

    未來把產品做到極致,一定是個大方向。我們這幾年隨著規模的擴大,最關注的還是質量,我們叫有質量的增長,背后是財務的質量,財務要很穩健;第二,產品質量;第三,發展質量,發展能夠維持比較好的速度,這就是有質量的發展。

    我們非常關注產品和服務的質量,能不能隨著規模的提升同步提升,我認為最應該做的事情是品牌,房地產行業真正開始進入品牌時代。

    這是我們的戰略,旭輝“二五戰略”是四句話,第一句話,成為城市綜合運營商,我們不只是做住宅,還包括商業、辦公以及城市綜合運營,特別是在中西部,我們有一些大的地塊就是做綜合運營。

    第二,美好生活服務商,不僅僅提供空間。我們原來給客戶只提供居住空間,現在商業空間、辦公空間都要提供。我們希望有美好生活的內容,所以才會有物業、養老、文化這些內容,商業最近也要做自己的IP。

    觀點地產新媒體:現在領寓規模開始壯大了,物業也上市了,教育也做得不錯,教育、商業現在是上市板塊嗎?

    林中:旭美現在在地產里面,不上市。我們教育不會上市,未來會做成非營利性組織,希望只是賺合適的利潤,能提高老師工資,不希望教育賺錢,最主要是想把質量做好。

    養老可能未來可以賺錢,我們養老才剛剛做,剛找到人才。養老很難做,所以才有機會做。

    這個行業風口還沒有來,但是未來會很大,怎么做好是大家要考慮的問題。我們現在開始做,做三五年,這個行業的風口就可能會來,需求就會上來。

    目前我們住宅部分占了90%,10%是商業,這是地產部分。另外物業一年20億,20億對比地產2000億只有百分之一,20億服務費也不容易,未來可以發展到兩三百億。

    觀點地產新媒體:如果旭輝進前10名,或者到第8名,您覺得哪幾家會被淘汰?

    林中:我覺得那幾家都是很優秀的,不是我們干掉他們,有些企業可能是因為自己失誤,要直接干掉他們還是不容易。

    你去看一場網球比賽,在實力相當的時候有幾個因素可以贏,第一,你進攻得分。第二,對手失誤送分。

    在實力相當的時候,這才能贏得比賽,如果不是,會贏得很艱難,需要更長時間。

    觀點地產新媒體:旭輝今年的目標完成如何?下半年會是推盤高峰期嗎?

    林中:上半年完成了百分之四十幾的目標,下半年完成60%的目標完全沒問題。

    從行業來看,我覺得今年還是要走穩,不要指望今年會大漲,特別是一二線城市,一二線城市下半年的政策都是以調控漲價為主,三四線城市可能出現一些以跌價為主的政策。

    未來市場是一個慢長牛,每年漲5%到8%,不會漲很多,但長期趨勢肯定是往上走的。

    我們把中國房地產周期分成三個二十年,1978年到1998年是中國房地產萌芽啟動期,1978年城市化率只有18%,到了1998年城市化率是28%左右。

    最快的是1998年到2018年,所有一二線城市最大變化都在這20年,我和他們開玩笑說,2000年我來上海的時候,外環線沒修通,中環線沒修通,只有延安高架和內環。

    這20年是房地產高速發展的20年,這20年的特點是高速增長,高頻波動,房價漲得很快。

    未來20年是發展第三階段,是平穩增長期,平穩增長期一過,中國房地產就會進入成熟期,就像香港一樣。成熟期最大的標致是城市化率到了75%,發展很慢了,大量的基建都做完了,大量要蓋的房子都蓋完了。

    我在思考一個大的問題,為什么這一輪香港上漲已經16年了,終于出現了短暫的調整,為什么和以前的周期不一樣?背后有兩個核心問題,第一,土地供應非常少。第二,香港能夠吸引很多外來移民,需求保持旺盛,基本上是供應偏緊的狀態。因為香港一年只供應2萬到3萬套新房,沒辦法大規模供地。

    第二個大問題,過去這十幾年世界的科技沒有突破性進展,很多國家,包括西方國家勞動市場效率沒辦法大幅度提高,經濟不是很好。

    在這種情況下,各國央行都在使用寬松的貨幣政策和低息政策,這是造成資產價格不會下跌最主要的原因。因為大家都不敢把流動性收緊,一收緊經濟就不動了,沒有新的動力。

    觀點地產新媒體:您覺得20年后中國還會剩下多少發展商?

    林中:我認為能夠做到前面的,能夠做好的大企業是50到100家以內,剩下一大批都是小型企業。

    看美國、香港和日本的市場,他們在這個過程結束后就剩下兩類企業,第一類,大的頭部企業。第二類,很小,但是非常有獨特競爭能力和個性的企業。

    觀點地產新媒體:閩商都很拼,您覺得未來小企業還有做大規模的機會嗎?

    林中:我們1993年就開始做開發,當時最大的問題是幫開發商做銷售代理,我們覺得當時開發商做的產品太爛了,沒有產品和服務,后面賣起來就很困難,我就想干脆自己做。

    當時我想要把營銷的“營”導入進去,不能只是“銷”,以前都只是銷售,不管產品怎么樣,我們那個時候才介入開發。

    我覺得川商也很拼搏,都是艱苦創業,可能是當初沒看明白。這個行業變化不容易看明白,回過頭來能看明白,但是當時看不明白。

    很多人問我未來幾年沖規模嗎?我說未來沖規模很難,以前可以沖規模是因為波動期。第一,你在高速增長期,1998年到2018年是高速增長期。

    現在雖然這個行業還在增長,但是平穩增長期,平穩增長期沖規模和高速增長期沖規模相比事倍功半,付出一倍的努力可能只能取得一半的效果。

    第二,沖規模就要加杠桿,但是未來這個行業整體趨勢是去杠桿,很難逆市加杠桿,政策也不允許你加杠桿。不能加杠桿就很難沖規模,這兩個條件限制了未來沖規模沒以前那么容易。

    第三,房價沒有波動,很多人高價拿地,以前扛兩年就扛出來了,但是現在高價拿地扛五年、八年都扛不出來,有可能越扛窟窿越大。

    這三個條件一變,未來想沖規模很難。

    觀點地產新媒體:旭輝未來會保持什么規模的增長?

    林中:我們“二五期間”保持40%左右的復合增長率,我認為要沖規模都不是40%,都是一倍、兩倍的沖規模,不然怎么沖上去?維持20%、30%不叫沖規模,這叫正常增長。

    地產銷售上要有規模,前面兩年不投資,后面怎么會有規模?要沖規模就要投資,如果靠自身滾動資金發展,維持20%到40%的增長是有可能的,但是如果要超過這個增長幅度,就必須要加杠桿,但是未來幾年整個行業在去杠桿。

    觀點地產新媒體:旭輝很擅長合作,未來權益方面會提高嗎?

    林中:我們會逐步提高權益比例。

    我覺得合作還是要的,對旭輝來講合作是個戰略,提高合作權益比例并不是說不合作,但是這個戰略是不會去改變的,因為合作有合作的好處,特別是對于民營企業,民營企業要朋友多。

    為什么旭輝合作戰略比較好?是因為我們堅持合作的理念,第一,合作的時候風險是分散的,特別是現在一二線城市的地價都很高,自己做也可以,但是合作開發風險就小,萬一沒有判斷對,不確定性不大,有時候不容易看準。

    雖然可能利潤也少了一點,但是更安全,我們把安全擺在第一位。

    第二,我們合作的時候一直倡導有共同的價值觀和理念,沒有這個很難長期合作,成為戰略合作伙伴也很難。

    另外,我們強調利他,合作的時候要有利他精神,不要老是考慮自己的利益,不考慮別人的利益,要先考慮合作伙伴的利益和訴求。

    為什么旭輝會成為很多人合作的首選?就是因為我們不計較,不是老算自己的賬。

    我們很理解合作伙伴的訴求,大家都覺得我們是一個很容易溝通的合作伙伴。因為我們會把很多東西想明白,自己都不愿意做的事情為什么要讓合作伙伴做?有時候要換位思考。

    如果讓別人選合作伙伴,我們肯定會排在前一兩位,最好的合作伙伴,大家合作開心。

    我一直和合作伙伴講旭輝經營管理理念、經營管理的原則和哲學,因為現在企業越來越大,我希望大家理解這個東西,在經營管理過程中能夠用這些東西做好自己的工作。

    觀點地產新媒體:旭輝一直比較穩健,您覺得負債率降到多少是合理的?

    林中:不說合理,因為合理不合理還要看市場和產品變現能力。香港的那些大公司現在的凈負債率降到了20%到30%,但是有個最大的問題,他們的資產變現能力非常弱,因為持有物業多了。

    中國未來也會這樣,我相信再過20年,能夠存活下來的那些大型企業基本上也是這樣,租金要占到30%以上,開發占50%、60%,還有20%是其它業務,那個時候也差不多是20%到30%的凈負債率。

    因為模型不一樣,現在不能用香港的模型來要求內地的房企。

    上次怡和集團主席來訪,因為我們有一個合作的項目,他問我做地產做了多少年,我說做了26年。他說他們家做了160年地產,現在每年能夠增長5%都10%都覺得很好。一年如果增長10%,再做160年是什么樣的狀況?他說我們增長很快。我跟他說:你是老人,我們是新人。

    我們如果不能高周轉積累實力,等市場進入成熟期以后,如何與你們競爭?永遠干不過你們。

    中國開發商有歷史使命,歷史使命就是在中國高速增長期內完成積累,應對行業未來的轉型和變化,今后才有可能和原來已經很大的企業競爭,不然永遠競爭不過他們。

    觀點地產新媒體:旭輝的模式未來也會是開發業務逐步往下,自持部分會繼續增加?

    林中:現在我們還不會馬上轉型,還得再過幾年,這個轉型期還沒有到。

    轉型大概會花十多年的時間,我研究過一些企業的轉型,最怕一些公司今年轉型,明年就不賣了,現金流突然就斷了。

    我一直跟他們說,不能靜態看負債率的高低,靜態看就沒意義了,應該看背后的生意模型,包括資產變現能力、流動性、現金流,還有負債結構,如果靜態看就沒意義。

    像我們這種現在凈負債率是70%左右,但是未來幾年會降下去,因為不會增長那么快。想要增長40%、50%,還要不負債,這個怎么做?不可能的。

    這是中國開發商在中國高速增長期過程中市場給的紅利,如果不在這個時期內完成積累,市場一定會走向成熟,成熟期的競爭模式就不是今天這樣。

    成熟期剩下的就是大企業和小企業,大企業資產很雄厚,負債率很低,融資成本很低,持有部分租金占了收入的30%,但是這個轉型需要十幾年。

    SOHO潘總說了一句話,他說“你們負債率高,風險太大”。我說:是,你看我們70%是很高,就像開車,但不開車不是最安全?如果不借錢發展,負債率是很低,但是過幾年更小了,在這個市場上已經沒有競爭能力。

    觀點地產新媒體:過于謹慎有時候也不是好事。

    林中:核心是對中國房地產市場看不看好。我經常跟他們說,你是看多還是看空,你長期看空,每次調整你都會出局,我們是看多,每次調整我們都認為有機會,越是房子賣不動,就越是機會,信心很重要。

    你一看空,碰到很多預料不到的政策和看不懂的時候,有一些風吹草動和波折就出局了。但對于看多的人來說,他們看到的是機會。

    觀點地產新媒體:您希望業內怎么看旭輝?

    林中:旭輝和我個人一樣,比較中庸、比較穩健,想當個三好生,所以旭輝沒有很強烈的個性。

    我們還是比較講究中庸,講究穩健,不希望旭輝有太多的棱角。回過頭來也是旭輝給投資者的印象,發展說快又不是最快的那一個,說穩健又不是負債率最低的那一個,我們在追求平衡。

    企業經營難度大的是做到均衡,因為平衡才能活得長久。我一直講穩中求進,有好有壞,別人認識你的時間要長一點,包括投資者。

    觀點地產新媒體:當初為什么選擇做戈壁徒步活動?

    林中:當時我們想很多人去登山,但是員工沒辦法參與,因為登珠穆朗瑪峰是高消費的,沒有三五個月的準備時間,沒有幾十萬是不可能登上去的。去跑馬拉松,很多人年紀大了膝蓋受不了。

    我們就想能不能有一項運動能夠讓員工最容易參與,那就是徒步走路。第二,有沒有個儀式感的東西讓走路升華得有意義?那就是戈壁徒步。

    我們當時提倡消滅合理、挑戰極限,因為我們覺得一個企業的執行力碰到挑戰和問題,很多人在討論什么是合理。

    旭輝原來提了“五高”,高目標、高績效、高激勵、高成長等,這些方面不能講太多的合理。

    我們認為人具有很大的潛能,努力一把后會發現潛能很大。另外,人不能總是在舒適區里面,一旦這個行業變化,會有巨大的風險。

    我讓我的員工去走戈壁有兩個好處,第一,自己的潛能被釋放出來了,很多人到終點的時候會痛哭。我跟他們講,不是你征服了戈壁痛苦,因為戈壁就在那里,其實你是被自己所感動,你突然發現自己有巨大的潛能,你都能夠征服戈壁,同樣能夠征服很多困難。

    過程中很困難,很多人到終點流淚,是被自己在那一刻的感悟,那一刻的升華所感動。我每次都自己走,而且走完了。

    觀點地產新媒體:旭輝今年拿地的節奏怎么樣?

    林中:旭輝拿地基本上采取逆向拿地的方式,市場便宜的時候我們一定會多拿一些,市場氣溫上來了就會少拿一點,內部對市場有很強的監控和研究。

    我們去年4季度和今年1季度拿地比較多,4-5月份其實已經開始減少拿地。但為什么4-5月份看起來拿地很多?是因為我們以前拿了舊城改造的土地,現在要掛牌了,沒辦法。像太原、武漢的土地都很多。

    觀點地產新媒體:您工作很拼,平時怎么減壓?

    林中:運動,我現在最大的運動是滑雪,因為我要找一項運動,夫人也可以做,小孩也可以做,所以就選擇了滑雪。

    第二,滑雪需要精神高度集中,只要腳抖一抖可能就會摔倒,所以需要精神高度集中,精神高度集中的時候其實是精神高度放松,因為集中在速度和滑雪上,不會想工作和其他事,否則你一直想工作怎么做。

    我認為做企業很難像別人說的輕輕松松,像玩一樣把企業做好,我真的沒看到這樣的人。

    想要把企業做好很不容易,一定要持續的努力。特別是在民營企業,企業家的奮斗,愿意不愿意把企業做大,對企業影響很大。如果連老板都不想做了,下面的人更不想做。

    領袖訪談:領袖的意義絕不在于復制性,而在于他的命運成為詮釋時代進程的符號。

    撰文:黎倩    

    審校:武瑾瑩



    相關話題討論



   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

    資本

    旭輝

  • 吉祥棋牌下载苹果版 河南快3三同号遗漏分析 2002香港赛马会官方网 28彩票游戏 小视频点击率怎么赚钱 体彩25选5 双色球落球序历史记录 足彩半全场怎么玩 诺亚彩票苹果 天津快乐十分今天开奖 河北20选5开奖规则